亚博首页平台网站官网

洛克菲勒家族的慈善之道:循规蹈矩、通时合变

洛克菲勒可以说是一个富有影响力的名字,总能和财富和影响力联系在一起。作为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的创始人和银行业巨头,这个家族凭借几代人在商业及政治上的成就而举世闻名。不过,从1855年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一世(人们常说的老洛克菲勒)捐献出他的第一份慈善礼物以来,洛克菲勒家族就靠着这个名字产生了更加深远的社会影响力。

20世纪伊始,老洛克菲勒在《给予的艰难艺术》(the Difficult Art of Giving)这本书中提到:“我们一定要牢记,能够促使人类发展的资金其实是不够的,并且永远需要补足。所以,应该想尽办法发挥聪明才智让捐赠发挥最大效用,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老洛克菲勒意识到,真正有效的慈善事业不单单是资金上的捐助,同时需要谨慎考虑和目标导向的策略——老洛克菲勒所意识到的这件事一直在指引着其子孙后代。

大卫·洛克菲勒基金(David Rockefeller Fund)是洛克菲勒家族多种捐助方式的其中之一,是由老洛克菲勒的孙子以及他的妻子佩吉创立的。之前发布的《用爱和感激引领家族:大卫·洛克菲勒基金三十周年》(Leading with Love and Gratitude: The David Rockefeller Fund at 30)这本书中概括叙述了大卫洛克菲勒基金会一步步发展的历史,并呈现出慈善事业需要不断历练其实践,对外界敏感程度,在家族集体做出社会贡献的同时,应对社会不断变化的需求。

在许多方面上,洛克菲勒家族的历史进程都蕴含着现代慈善事业的发展,而且为世界各地的家族传承提供了好榜样。

慈善事业是一项持续发展的事业——伴随外部世界和家族本身的变化,家族慈善事业也必须跟随环境而做出一定的改变。拥有这样的敏捷性和适应能力便是洛克菲勒家族的特点。

就像大卫·洛克菲勒慈善基金的前执行董事马尼·皮尔斯伯里所说,“他一直对新的思想和方案有着开放的态度,以此适应不断变化的世界。”即使改变不可能一直这样容易,但成功的转变来自于对共同价值观的坚持。正如《用爱和感激引领家族》书中所提到的:

“时间不断推移,家族和成员也发生了演变,成长、改变和纷争是在所难免的。新的道路需要开辟,新的方向需要被指出;审视走过的老路,同时想方法拓宽它。传承下来的传统必须得到尊重,新传统才会得以建立。

大卫·洛克菲勒基金的故事大体一样——一个关于进化发展的故事。脱胎于实践和现实可能性, 这一家族基金就如同家族本身一样,已经演变成一个管理者和新捐赠者的社区,看起来与最初的表达方式截然不同,但毫无疑问与创始人大卫和佩吉所生活和实践的价值观一致:感恩、连接、爱和合作。”

大卫·洛克菲勒基金的历史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即改变是不可避免和必要的,但必须扎根于家族的价值观和传承。家族在这一点达成共识,使得事业取得长期的成功;鼓励他们保持敏感,对受资助社区以及家族的集体认知作出反应。

对于任意一位慈善家族来说,如何定义价值观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应该一直以价值观为指导方向,以瞬息万变的世界做为擂台。

2010年,大卫·洛克菲勒基金的董事会引来了家族的第五代。随着新生代的到来,需要孵化出一套特定性的指导原则,这些原则源于洛克菲勒家族悠久的历史,同时照映着未来的发展方向。

2015年,价值观在不断被人们思考和重新审视。现任执行董事卢卡斯·海恩斯提出,这些价值观的成长变化来自于对历史的深刻反省:“在家族董事会的一次宴会上, 我指出应从历史层面展开讨论,确立新的愿景和使命。与其重新建立价值观,不如让家族三代互相头脑风暴历史的延续性,这个想法是具有建设意义的。这也让第五代受托人更能自信地确立可以引起共鸣并呼应当今世界挑战的价值观。”

首先,这个家族依赖于创始人的传承和他们的目标;其次,由于组织的架构设计,董事会和员工能够顺应发展快速和创新地对社会问题做出反应。

大卫·洛克菲勒也体现了这些价值观,给他的子孙后代留有空间,让他们在这个行业中航行,并采纳新的想法。正如前独立董事斯蒂芬·海因茨所说:“随着大卫年龄的增长,他开始意识到,他的孩子和孙子是他和妻子基因的物理延伸,而基金会的工作则是慈善理念的具体化身。”

该基金不仅能够应对时代的变化,而且能够应对不断变化的家族关系,同时保持对其传承和创始人的尊重,这是真正的家族慈善事业的体现。

在其30年的历史中,大卫·洛克菲勒基金有意识地反思自己的过去,并以其沉甸甸的声望来呼吁人们关注那些因自我反省而产生的问题。

洛克菲勒可以说是最知名的美国名字,一个既有批评又有赞扬的名字。根据洛克菲勒慈善顾问机构的家族时间表,从洛克菲勒基金会成立之初,家族及其财富的自我反省和自我意识就显而易见:

“当年,洛克菲勒基金会并没有得到广泛的赞誉。事实上,它遭遇了相反的处境——极大的怀疑。洛克菲勒家族最近在干什么?这让老洛克菲勒和家族后代明白,他们必须以一种特定的方式来运作基金会,这种方式不仅要得到接受,还要得到民众的信任。”

洛克菲勒这个名字承载着沉重的责任,该基金也毫不羞于批评自己的财富来源和家族行为。另一方面,基金组织很清楚,它的名称和人际关系网络可以用来吸引对特定问题的资助。

在早期,受赠方被鼓励使用洛克菲勒的名字和授权来谋求其他的支持。然而,到了2005年,这个家族开始主动地利用自己的名字来批评自己的历史,并改变了其家族导致问题的轨迹。

37个家庭成员呼吁改革由他们自己的家庭成员纳尔逊·洛克菲勒颁布的纽约法律。《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发表了一篇标题恰当的文章,名为《洛克菲勒家族说,修正洛克菲勒药品法》(Fix The Rockefeller Drug Laws, Rockefellers Say)。

该家族对其财富来源的清算仍在继续。最引人注目的是,2016年,前董事会主席、大卫·洛克菲勒的外孙大卫·凯泽(David Kaiser)在洛克菲勒家族基金的帮助下接管了埃克森美孚石油(Exxon Mobil)。随后,大卫·洛克菲勒基金会追随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的脚步,剥离了化石燃料领域的业务。

凯泽于2020年7月去世,他指责公司误导气候研究,批评家族财富的来源,而且利用家族的名声和人际关系网络来做这些。凯泽也是美国刑事司法体系改革的坚定拥护者,并担任“国际公正拘留”(Just Detention International)主席,致力于结束各种拘留形式的虐待。

尽管领导大卫·洛克菲勒基金的家族通常被认为是传统家族慈善事业的缩影,但在捐款方面,该基金是相当反传统的。在该基金成立的最初几年,赠款主要是基于地理范畴的。目前,该基金利用其名称来唤起人们对传统上资金不足的问题的关注和资助。

随着慈善事业的发展和新的声音出现,承担风险成为支撑该基金实践和议题领域的核心价值。在培养了第五代人并允许他们为基金的赠款重点领域捐款之后,刑事司法成为了优先事项——在当时是一个非常进步的问题领域。该基金进一步支持刑事司法,为曾遭受不公正监禁的归国公民设立了基金会奖学金,并建立了金丝雀影响力基金(Canary Impact Fund, CIF)。

然而,这些原则都是由大卫·洛克菲勒本人明确地塑造的,他总是尊重他的孙辈和他们大胆的想法,“他倾听他们的谈话,提供观点——总是温和地——并看着他的孙辈成长为具有战略意义的慈善思想家,”在很多方面,大卫为他的子孙提供了现在所采用方法的典范,冒着风险去尊重那些你想要服务的人。

虽然洛克菲勒家族声名远扬,不过作为一个家族基金来说,大卫·洛克菲勒基金的规模其实不大。直至2020年1月,其基金的资产为6800万美元,董事会允诺将通过其捐助和资产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基金的董事会和工作人员一直以来维持的方向是,倡导慈善事业的现代化——承担风险、了解实地境况、发展日常的资金不足问题以及品宣工作。

除此之外,基金提供了家族内部持续联系的方式。当家族的第四代意识到加入基金是他的责任时,第五代便能给基金会的工作提供新生活力,基金会甚至还能联系到表兄弟以及一些远亲,让大卫知晓其后代的慈善热情。

每个家族,甚至是洛克菲勒家族,都必须找到办法来塑造一项能反映家族价值观的慈善事业,建立成员联系,并挑战现状。如果他们能做到,其他人也能!

Author

admin@shuangweiluye.com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